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

《Unchain》--真“虞姬”假“霸王”

来源:未知

原标题:Method |当我入戏时 你却出了戏作者 压扁了的红烧肉 Method |当我入戏时 你却出了戏 抱着一种近乎崇敬的心情来看这部电影,对于这类题材的电影总是很能触动我的心,电影时间不长,一个半小时不到的时间,看完后,感觉空落落的,这不是悲剧,但也让我心口烦闷,纠结里面英佑与宰夏的感情到底是否是“戏”。 其实电影的名字已经给观者一个答案了,都是method,表演的一种方法而已。 这是一部剧中剧。英佑是年轻爱豆,宰夏是一位老戏骨,由他们两位来演一部充满情感冲突的话剧《Unchain》。练习台词时,排练时,拍摄宣传报时,两人由一开始的戏外到入戏再到出戏的一个过程。 (一)戏外 英佑是一位外貌美丽的年轻歌手。第一次与前辈们见面看剧本练习台词时,他迟到,漫不经心,他不懂演戏,他冷漠而又高傲。而话剧里,他却要饰演一位对Walter爱到偏执极端甚至有点儿变态的singer。 宰夏是一位老戏骨,对于演戏本就是他的职业,在拿到剧本开始,他就很快进入自己的角色里,只是英佑不认真的态度让他生气。 (二)入戏 英佑的入戏电影中是这样安排的,宰夏蒙住英佑的眼睛,与他进行了一次台词对话。英佑被宰夏的一句又一句充满感情的台词念白而震慑到,他不自觉流出了眼泪,他说:“对不起,像小孩一样乱来。”从这个时候开始,他便入戏了,他开始研究剧本,甚至加入了台词,记录了很多笔记,在这里我不禁想到《霸王别姬》里的一段,小豆子唱《思凡》时总会将“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”唱成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,师哥就将冷烟锅捣入他口中,“什么词?忘词了?今儿非把你一气贯通不可!”从此,他就再也没念错过词,小豆子入戏了,他成了真虞姬,而霸王却是个假霸王。宰夏他很复杂。他一直在戏中,所以没有入戏一说,只是戏与现实他分不清,所以在最后的话剧公演中,他明明演得很用力,很痛心,但是作为屏幕外的我们是知道的,他并不在戏中,当他愤怒的说:“什么?你去了熙媛……不,不是,你为什么要去Clare家,你为什么?为什么?”时,他就已经不在戏中了。可是令人可笑的是,剧与现实如此一致,让台下的我们反而更加觉得,怎能如此真实? (出戏) 英佑在话剧开演前对宰夏说:“我今天可以成为完美的singer,而你只是Walter”,公演结束后,他对宰夏说:“我现在是完美的singer,而你只是Walter罢了”。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内心应该是失望且绝望的吧。就像“虞姬是真虞姬,而霸王是假霸王”一样让人心疼不已。 令人意外的是整场话剧的表演过程中,英佑是出于绝对冷静、主导的地位,是他在带动戏中宰夏的情绪,整段表演非常完美。 电影最后,那根手指遗落在地上,宰夏弯腰欲捡,却最终未捡。 英佑在车上叹气后,随即落寞的脸庞。结尾,好像一切都没有切切实实存在过,让人空落落的。 这段感情,我相信,英佑是真的爱了,入戏了,他的年轻他的热情,那么具有魅力。对于爱,他明目张胆。宰夏他也是爱的,只不过是小心翼翼,自以为清醒,就连那段缠绵悱恻的亲吻,他也不忘记锁上仓库的大门,然后再释放自己的情绪。 只不过,很讽刺的是,是宰夏教英佑入得戏,可却临中收场,为了某种“道不明的”原因,选择抽离,最终,像个疯子一样,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算是什么?就像熙媛在海边说的一样: “每次一有什么作品,就完全投入进去,你算男人吗?你算什么? 自己的人生都放弃了,你还算什么演员。” 真的好让人难过啊,看完后,开始特别心疼演员这个职业了。 最后附上《霸王别姬》里的一段节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