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粉丝原创 >

冯远征悼念白桦 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已成经典

来源:未知

  冯远征悼念白桦:据《文汇报》消息,1月15日凌晨2点15分,诗人、剧作家、小说家、散文家白桦在上海逝世,享年89岁。白桦生于1930年,原名陈佑华,河南信阳市平桥区中山铺人。童年时,他亲眼目睹了父亲被日军活埋,母亲把几个孩子勉强拉扯大。

冯远征悼念白桦

  据悉,诗人、剧作家、小说家白桦,于1月15日凌晨逝世,享年89岁。白桦原名陈佑华,著有长篇小说《妈妈呀,妈妈!》、话剧剧本集《白桦剧作选》等。电影文学剧本《山间铃响马帮来》、《今夜星光灿烂》等均已拍成电影,根据白桦的《梅香正浓》改写的《梅香正浓》,现已选入北师大版的实验教材里。

  白桦的一生,是跌宕起伏的一生。白桦留给我们的,是“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”,也是“一个时代文学曲折前行的轨迹”。白桦的人生履历和创作经历,生于上个世纪喜爱文学的人并不陌生,但对于千禧一代,提起白桦,或许会以为是北方原野上的亭亭白桦树。

  白桦生于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,从中学时期,白桦就开始学写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。日本人的侵略,给白桦的童年罩上了不幸的阴云。日本宪兵活埋了不愿与他们合作的白桦的父亲,母亲带着他们兄妹几个在日军铁蹄下挣扎,白桦与弟弟遵从父亲的遗愿,到潢川读初中,住在也很困难的姐姐家中。这个时期,文学成了他寻找人生道路的火炬。

  初中毕业后,他报考了家乡的信阳师范学校,尚未毕业就参加了解放军。建国后,他随军在云南做军区创作组长,创作热情高涨,写出了轰动一时的电影剧本《山间铃响马帮来》,创作了长诗《孔雀》,娶到了美丽的电影明星王蓓,军人、诗人、作家,鲜花与掌声伴随着年轻的才子白桦。

  15日上午,冯远征转发“电影守望者余泳”发布的确认作家白桦先生去世的微博沉痛悼念,并表示:“北京人艺排演先生的话剧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已成为人艺的经典剧目。先生一路走好!”

  白桦曾写下诗歌《船》,以船来比喻自己跌宕起伏的一生——

  我有过多次这样的奇遇,

  从天堂到地狱只在瞬息之间;

  每一朵可爱、温柔的浪花,

  都成了突然崛起、随即倾倒的高山。

  每一滴海水都变脸变色,

  刚刚还是那样美丽、蔚蓝;

  旋涡纠缠着旋涡,

  我被抛向高空又投进深渊……

  当时我甚至想到过轻生,

  眼前一片苦海无边;

  放弃了希望就象放弃了舵柄,

  在暴力之下只能沉默和哀叹。

  今天我才有资格嘲笑昨天的自己,

  为昨天落叶似的惶恐感到羞惭;

  虚度了多少年华,

  船身多次被礁石撞穿……

  千万次在大洋里撒网,

  才捕获到一点点生活的经验,

  才恍然大悟,

  啊!道理原是如此浅显:

  你要航行吗?

  必然会有千妖百怪出来阻拦;

  暴虐的欺凌是它们的游戏,

  制造灭亡是它们唯一的才干。

  命中注定我要常常和它们相逢,

 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船;

  面对强大于自身千万倍的对手,

  能援救自己的只有清醒和勇敢。

  恐惧只能使自己盲目,

  盲目只能夸大魔鬼的狰狞嘴脸;

  也许我的样子比它们更可怕,

  当我以生命相拼,一往无前!

  只要我还有一根完整的龙骨,

  绝不驶进避风的港湾;

  把生命放在征途上,

  让勇敢来决定道路的宽福彩3d多彩网窄、长短。

  我完完全全的自由了,

  船头成为埋葬它们的铁铲;

  我在波浪中有节奏地跳跃,

  就象荡着一个巨大的秋千。

  即使它们终于把我撕碎,

  变成一些残破的木片;

  我不会沉沦,决不!

  我还会在浪尖上飞旋。

  后来者还会在残片上认出我,

  未来的诗人会喟然长叹:

  “这里有一个幸福的灵魂,

  它曾经是一艘前进着的航船……”

  


友情链接: